首页  |  组织建设  |  创新文化建设  |  信息荟萃  |  通知公告  |  科学窗口  |  专题  |  工青妇  |  重要文件  |  心灵驿站
科普感言

变化带来希望

------魏益超


        在某些时候,时间总是短暂的,比如这次天柱山夏令营之行,但记忆总是永恒的。虽然这次夏令营算是圆满地画上了一个句号,但其中的点点滴滴却难以忘怀,由此带来的内心澎湃还在继续,因为经历过,所以难免有收获、有感触与感动。
        具体而言有如下的感触:
        第一、不要以已之心度小孩之腹,小朋友都是很纯洁的,还没有沾染上社会或成人的不良风气,不存在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有两件事让我特别感到尴尬:第一件,在设计心理物理学实验室时,我们总在拼命地想小孩会出现何种形式的欺骗或不合作行为,然后想出各种方法来杜绝此类行为的出现,比如用鼻夹、眼罩、加入阳性对照,虽然从实验的科学性的角度来看,这个是完全必要并合理的,但我们在考虑此问题时更多的是从杜绝不良行为出发的。而事实却证明,这些小孩不仅能认真地完成各种实验,而且能很好地遵守实验规则;结论是我们的内心太复杂了,以至于总觉得别人也很复杂,或许很多事情本身并不复杂,只要我们内心单纯一点。第二件事,在我们班活动课玩分糖果游戏时,之前也是冥思苦想,如何防止小孩因为私心而不坦诚相待,可事实告诉我们,他们不仅能坦诚相待,而且还非常友爱、互助。
        第二、不知道是因为环境陌生,分在一组的同学彼此之间不熟悉,还是对这个心理物理实验不感兴趣,对这个物理实验不甚明白,抑或是没有休息好,教育体制的原因,也可能是我没有做好,几乎每堂课我所带的组都很沉闷(除了最后一堂课),不愿意讲话交流,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几乎是拒绝思考,实验完成后基本是把材料关起来,然后陷入自己的世界里面,满脸迷茫的样子,如同梦游娃娃,一点也不符合他们那个年龄应有的活力与朝气,似乎幼小的心灵已经承载过多的负担与重担。这个现象在我们所带的班级里面也存在,只是随着时间的后移,大家才逐渐活跃。看着他们,仿佛看见了过去的我,心里酸酸的。性格决定运命,运命重塑性格,他们又将何去何从?
        第三、被学生的好奇心、想象力所感动。在夏令营的第三天,老蒲为参加夏令营的同学做了一个“大脑的奥秘”的科普报告,稍微观察了一下,那些小朋友都听得津津有味,并且讲座后很多同学都提出了很多很好的问题,并且提问时都表达清晰、逻辑严谨;而学生上课后的反馈来看,那些小朋友无不充满了对未知的好奇,对知识的渴望。反思一下自我,虽然身在知识的殿堂里,却好像好久没有与求知欲打过照面,显得有点浑浑噩噩,得过且过。在我们班级的活动里,那些小孩的想象力也挺丰富的,在T恤上画出了各种各样的图案,并且都承载着他们的梦想与愿望,表达着他们内心对某种东西的渴望与希望;在这一点上,跟他们相比,相差很远,惭愧惭愧!
        当然,万事都不可能做得非常完美,人也不可能是完美的,总是在实践中不断地发现错误,不断地纠正错误,不断地进步,此次天柱山之行也给我深深地上了一堂课。
        首先,这也是一个自我学习与成长的过程。在准备心理物理实验的过程中,略略地明白了些心理物理方面的知识;在准备手绘T恤的活动中,也第一次明白原来这个T恤是可以自己DIY的,也第一次有了自己的DIY T恤,也第一次真正从科学层面去思考色彩,恍然大悟了以前似是而非的东西;在与其他志愿者的合作与交流中,也真实地感受到了久违的激情与奉献的精神,慢慢地意识到深藏在内心深处的冲动;在与学生的互动中,也变得主动起来,也敢于表达和实践自己的想法,内心的那股力量也在开始涌动、慢慢独立并强大起来。
        其次,由于我本身对中国的教育不满,不管是学校教育、社会教育还是家庭教育,所以总在设想什么样的教育才是好的教育,可以通过何种途径可以达到。这次天柱山之行算是给了我一次实践的机会,却发现暴露出自身的很多问题。第一,发现自己很难从深层次地挖掘或走进他们的内心的世界,不知是缺乏交流技巧,还是是缺乏交流的意识,还是缺乏交流的时间,或许后者是借口,前者是病症,而中者才是真正的病因。Anyway,它至少让我意识到问题的存在,知道要从哪些方面去改进。第二,发现的观察能力确实欠佳,对很多现象都视而不见,或者说看而不见,虽然进入了我的视野范围却没有进入意识层面;或许是因为缺乏足够的训练(这也是我在实验讨论时极力推荐观察果蝇的原因),或许是如前面所言,根本就是缺乏一颗观察的心。第三,虽然种种原因使得我不能很好地觉察到小孩细腻的感情,但我至少可以借助别人的感官与心灵来发现这些,可在天柱山的几日里,几乎没有就天柱山小朋友的情况与其他志愿者交流过,而是从天柱山归来,在与朱机师姐交流时,才发现原来通过她的感官与逻辑了解了更多我所没有发现的东西。正如我们心理物理实验所强调的那一点,每个人的感觉都是不一样的,一个人的各个感觉器官获取的信息也是不一样的,所以每个人所感受到的东西也不一样,只有交流并且从多个角度来看某一件事物,我们才能更好地认识它!
        最后,真正意义上地让我明白了角色定位的重要性,虽然以前也明白这一点,即一个人在社会上扮演着各种不同的角色,不同的角色要有不同的表现。作为一个“老师”,我应该比他们更积极主动一点,而不是如以往一样,显得有些被动,比如合影一事,maybe已经意识到有些孩子想和我一起留影,可是不好意思开口,只能悻悻地看着那些勇敢的孩子与我留影;比如,在T恤上签名的事,其实内心里很想留下一点什么,可就是被动地等着他们主动来签名,结果是错失良机,导致朱机师姐在闭营仪式上让他们签名的T恤到临走也不知终落(当然现在知道了)。当然,如同前面所言,经历这次天柱山夏令营,这种主动的力量也在慢慢膨胀!
        或许,我想我们无论如何都无法绕过这样一个问题,即我们通过短短几日的时间能重塑其价值观吗?改变其思维方式吗?解决其心理问题吗?改变其性格吗?如果不能,那夏令营还有什么意义呢?yeah,或许这些问题在夏令营中我们都不能解决,但至少我们能通过系列活动激发他们内在的好奇心与求知欲;即使连这也不能,我们至少可以帮助他们找到其潜在的兴趣点所在;即使连这也不能,我们至少会在其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一颗希望的种子,让他在某个时候突然产生某种心灵的悸动;即使连这也不能,我们至少让他们的视野变得更加开阔;即使连这也不能,我们至少能让他们结识更多的朋友;即使连这也不能,我们至少能让他们收获某种感动;即使连这也不能,我们至少能让他们体会到不一样的快乐,给予他们一次回归自我的机会;即使连这也不能,我们至少能够让他们收获某种记忆,哪怕是不愉快的记忆,起码也会是某种难以忘却的记忆;即使连这都不能,至少我们在努力,我们在尝试,我们在呐喊,我们在召唤,我们在行动,而这些产生的变化总会带来新的希望与机遇,如果没有,至少给希望留下了一个机会。

 


 
版权所有 © 2011 中国科学院神经科学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