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组织建设  |  创新文化建设  |  信息荟萃  |  通知公告  |  科学窗口  |  专题  |  工青妇  |  重要文件  |  心灵驿站
科普感言

我们所能给予的

------边文杰

        在中国发达的城市——比如上海——的孩子,他们营养良好身材高大,肥胖的比例很高,他们玩iPhone和PSP,在家吹着空调睡觉,坐在宽大柔软的沙发里看宽屏的液晶电视;他们的父母花钱给他们报名各种补习班,学钢琴,学游泳,学舞蹈……每天开车接送他们上下学,周末带他们出去玩,假期带他们去旅游;他们的学校有各种兴趣小组课外活动,初中到高中升学率100%,许多好的高中到大学升学率也是100%,还有各种保送、提前招生,甚至直接出国的机会;他们参加夏令营,是去美国去欧洲,坐飞机住星级宾馆游览风景名胜。
        在安徽山区的孩子,他们身材瘦小营养不良;他们一个礼拜回家一次,一年见父母几天,家住在山上,家里没有电脑;他们的教室破烂不堪,没有空调没有投影,甚至连夏天遮蔽阳光的窗帘都没有;他们每天课表排的满满的,却都是要考试的科目,没有音乐课、美术课,更没有活动课;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初中毕业就不再读书,而是去帮着父母到另外的城市打工或是做生意,剩下的历经高考的洗刷,三年以后又有将近一半会因为考不上大学而成为年轻的打工者和生意人;他们参加夏令营,是在当地一个借来的高中,晚上因为蚊子和炎热睡不着觉。
        我细数着这些反差,并不是想要控诉这个社会如何不公,想要说的,是我们这些在读的博士研究生,作为志愿者在科普支教的活动中,所能做的其实非常有限。我们无力去改变那些孩子的父母,让他们在家多给他们一些关怀和教育;无力去改变他们的老师,让他们不要只顾分数而是多注重孩子的素质培养;无力去改变他们的生存现状,让他们拥有和大城市里的孩子均等的见识、机遇和未来;我们甚至都无力去改变他们的学习环境,每年那一点微薄的捐款甚至都不足以给他们的教室换上新的课桌、装上空调和投影仪,或是给他们的实验室增添新的实验设备。而想到我们所去的地方还远远不是中国最穷苦,条件最差的地方,这种无力感又更强烈了。
        然而我们究竟能做什么?当那些孩子们好奇地摆弄着电路积木的时候,当他们望着试管里镀出的那一层银镜里反射的自己的时候,当他们在搭纸模、画T恤、或是在教室里因为同伴生涩的表演而哈哈大笑的时候,我能在他们的眼中读出兴奋、惊奇和快乐。和传播知识本身比起来,激发这些孩子对知识的兴趣可能更为重要。所以也许我们不能改变他们的父母,不能改变他们的老师,不能改变他们的学习和生存环境,但至少,我们可以努力使他们在这几天中获得快乐,在科学中找到快乐。当这些孩子抢着要你给他们签名留念,或是要与你合影,或是要在你的衣服上留下自己的名字的时候,当他们用稚嫩的笔触在纸条上写下对我们这些大哥哥大姐姐的心里话的时候,我们知道,夏令营的确带给了他们快乐。而他们的这种快乐,也成为了我们的快乐,也使我们所做的一切有了意义。
 
 


 


 
版权所有 © 2011 中国科学院神经科学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