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组织建设  |  创新文化建设  |  信息荟萃  |  通知公告  |  科学窗口  |  专题  |  工青妇  |  重要文件  |  心灵驿站
专题
我心中的神经所

  许多年前神经所在我眼里是幢爬满常青藤的橘红色大楼,在外人眼里是科学的圣地。而在那之后的许多年里,我慢慢习惯了午夜时分这幢大楼里的灯火通明,习惯了每天每夜的开启关闭各种仪器,习惯了对动物的关心照顾残忍血腥,习惯了考核时的建议责备刁难批评,习惯了定期去听各式各样的报告和听不懂时的情绪低落,习惯了实验室里刺鼻的化学药品味道,习惯了管理员穿墙透壁的责骂声,习惯了不停的人员流动和悲欢离合,习惯了在窄窄的休息室里传出的那些欢声笑语和叹息声……

  许多年后的今天,神经所也许已渐渐褪去当年的神圣光环,可是我们依然可以感受到它的淡定、平和对科学一如既往的热情与执着,一如蒲所长在夜色中拉着行李箱来拖着行李箱去的背影。

  无法忘记那一年一起提着行李箱来神经所的青涩无知的我们,面对杂乱无章的实验室和成堆复杂的数据,我们一脸的茫然失措;那一年我们都曾在一整天的折腾以后拿着泛黑模糊的胶片站在夕阳的余晖中让师长去辨认其中的蛋白条带;也都还记得那些年报告后的胡乱提问和组会上的胡言乱语,那些年师兄师姐教导的每一个实验、导师教授们给出的每一个建议。这些年,在这个神经所里,我们不知道读了多少文章、挨了多少骂、得了多少教诲、看了多少书、争辩了多少次,才慢慢的明白神经所是为了辩明科学是非而充满唇枪舌剑的地方。经过了那些,我们才渐渐成长成一个可以和自己仰慕的科学家探讨问题的学者,渐渐有严密的科学思维有高尚的学术品德。

  当我们提着同一个行李箱走出这幢爬满常青藤的大楼即将远去时,心中无法割舍的神经所已经将它赋予我们的知识和精神溶解在我们的血液里,而它也保留了我们人生岁月里最青春洋溢的年华,那段从无知到郁闷到茫然到彷徨到淡定到豁然开朗的年华,它让我们结识了一群卓越的国内外教授和天真烂漫智商超群的伙伴。

  (作者:张旭组 吴青峰)
 
版权所有 © 2011 中国科学院神经科学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