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组织建设  |  创新文化建设  |  信息荟萃  |  通知公告  |  科学窗口  |  专题  |  工青妇  |  重要文件  |  心灵驿站
专题

我心目中的导师

想到导师的时候,我的脑海中瞬间滑过几个字:“诗意地栖居”,很少能见到像我的导师这样从容儒雅的科学家,全身散发的哲学气息似乎远盖过科学,尽管没有人会质疑他在科学界取得的成绩。

他其实和我们交流得并不多,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为我们每一个人的课题着急。但是组会的时候、偶尔谈话之间都能让我在点滴间感受到心灵的洗礼。
感受最深的就是,他会经常带我们关注到科学的美。当我们被困在科学证明题的细节里,被扰得心烦意乱时,他会突然长长地赞叹一声:真是美啊!每到这时,我都会被感动到暖流暗涌。每天繁琐的实验常常会磨损了我们最初欣赏科学欣赏美的目光。当我刚刚接触到生物科学的时候,每每都会被这个领域令人惊叹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所感动。而现在接受的更多的观点是要去怀疑,于是还没等欣赏就先质疑了。各种吹毛求疵虽然会锻炼严谨性,但是如果一味如此,也会使我们失去对科学的兴趣和爱。而郭老师的一句“好美啊”,短短的几个字,就会让我收拾了心情,带着爱,带着对美的渴求,重新去审视每一个问题。

郭老师似乎在有意无意之间改变到我的世界观了。还记得有一次实验室的师兄毕业答辩聚餐,举杯庆祝的时候,我们高呼:祝我们成功!郭老师微微笑着说:是祝我们进步!我瞬间像击中了电一样,成功和进步,虽然乍一看都是进取精神的代言人,但是“祝我们成功”相比较于“祝我们进步”就显得功利性了。作为一个科研工作者,哪有什么成功不成功呢?唯愿能尽自己微薄之力,每天进步一点,增加一点对脑的认识,对我们自己的认识,就心满意足了。

也许真的是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吧。郭老师他真的是非常谦虚,每一次发表完意见之后都会加上一句:不一定对啊,仅供参考。一下就将我们之间的距离拉得非常近。

郭老师还会鼓励我们发展自己其他的兴趣爱好。远在我还轮转的时候,有一次夜里实验完顺手涂了几张小画,放在桌面上没有收起,老板第二天撞见我就说:我看见你画的画拉!画得真好!我有一个孙女儿也画这个,以这个为生的。我猜我真是一个容易感动的人,因为那个时候也是被感动得一塌糊涂。大学实习的时候待的实验室非常严苛,不容许我们有什么闲暇,一度让我打起退堂鼓。容许我们有自己生活的导师真是再美不过了。

(作者:李昊、李怡明)

 
版权所有 © 2011 中国科学院神经科学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