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组织建设  |  创新文化建设  |  信息荟萃  |  通知公告  |  科学窗口  |  专题  |  工青妇  |  重要文件  |  心灵驿站
专题

我心中的同学们

  2011年,9月,阳光依旧毒辣。

  夏末秋初的上海,空气中的水气还没有被凉爽的秋风吹散,闷热的空气让刚进入320大院的我有些回不过神。还没来得及整理背井离乡的潸然,崭新的一页不等我准备好已经飞快地翻开了……现在闭着眼回忆起和同学们初次见面的场景,浮现在我眼前的仍是耀眼耀眼的阳光下那一张张自信和跃跃欲试的脸。

  第一个走进我神经所生活的是水仙小姐,在那个昏沉的夏日,她就像一缕清风帮助我这个还有点找不到北的小孩儿慢慢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人如其名,水仙同学有和水仙一样干净清新的气质,而一双灵动的眼睛更像是婷婷的水仙打破了池塘的沉闷生活,当然,narcissus的另一种含义我们的水仙小姐也是可以代表的。在那段缺少新朋友的日子里,我们一起尝试新馆子,一起讨论每天无数的新鲜事情,一起把“两院”从陌生逛到了如指掌,一起讨论各个组的稀奇八卦,一起在寂寞的日子里通过畅谈过去填补时间……其实与其说是讨论,更多是提前来实习过的水仙姑娘带领我慢慢进入新角色,开始神经所不一般的研究生生活。

  水仙小姐正如我想象当中一样受欢迎,开学没多久就和同样干净清新的木棉先生在一起了,成就了一对名副其实的“科学家夫妇”。再后来,我们偶尔还一起买买水果谈谈心,可慢慢随着属于我们自己的时间越来越少,我和水仙小姐慢慢没有刚开学时的熟识,但我知道这个属于两个女孩的阳光灿烂的夏末秋初会成为我们脑海中的长时程记忆。

  2011年,12月,一半是狂欢一半是考卷。

  每年12月神所的一大事件就是一年一度的由一年级小朋友一手策划的迎新晚会,而对于当事人来说,同一时间的考试和联欢孰重孰轻不是我们应该要考虑的问题,平衡这两者的时间才是成长的必修课。我自告奋勇参与了几个节目。其中一个是与霸王花同学一起合作设计两款有“科学内涵”的走秀服装。霸王花同学是我很欣赏的一个“复合型人才”,大学念数学系的他因为对自然科学的兴趣勇敢转行,来到神所继续专研谜题,这本生就让大多数因为“数学不好才学生物”的我们崇拜不已。但他的认知范围远不只停留在数学和生物,从一叠小菜的学问到亚历山大大帝,从地球那头的街头小事到全球金融的分析,我有时会怀疑那么多的东西是怎么牢牢地进入这个嘻嘻哈哈的重口味大男孩脑海中的呢?

  最后,霸王花设计了一个胖乎乎的神经元拖着用长一个个纸杯连成的轴突,而我专门为水仙小姐用实验服设计了一件落叶束腰流苏袖连衣裙,一个科学创意十足,一件渴望找到科学和时尚的桥梁。节目结束后,霸王花和白兰绅士总结的考试复习要点也传到了大家手中,复合型人才真是一点也不耽误啊。

  2012年,3月,世界末日还是起跑线?

  每次轮转到最后一两周的时候就会觉得很憋屈,实验刚上手又要走了,我本可以做的更好。可是我在2012最后一轮和鸢尾妹妹的轮转却没有这种感觉,新的实验室没有实验做,当看够了文献和程序之后,两个碎碎念的女生就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开了……鸢尾妹妹在我的眼中一直就是自信和骄傲的代名词,阳光般的性格,开心无忌的笑脸,严谨认真的科学态度,对CNS代言的科学巅峰的向往;然而女强人的背后,她还是一个贤妻良母的雏儿,跟她一起轮转的好处之一就是有健康免费的酸奶吃,土豆泥尝,同时免费赠送各种美食protocol。

  在2012这个传闻中的世界末日之年,我们这一群科学青年要艰难地选择自己未来几年研究的大方向和实验室,有好多的博弈在这中间,甚至还夹杂着好多我们想不到的难题。很感恩的是我和鸢尾能够在这个重要的时刻倾听彼此,作为朋友提出我们的建议和帮助。幸运的是我们都度过了这段过山车般的日子,在自己选择的土壤中开始成长。

  转眼我们来神所就快一年了,满天星和棕榈两位班长开始张罗着大家的再次聚餐。一年时光,楠竹说这应该是我这辈子在最短时间内学到最多的一年,我当然希望是这样。想起霸王花同学的一句话:“还有什么东西比每天学到新东西更美妙的呢?”

  (作者:半夏)

 
版权所有 © 2011 中国科学院神经科学研究所